たまりば

  生活・暮らし 生活・暮らし  日野市 日野市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及び画面下部に固定表示されているオーバーレイ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たまりば運営事務局. at

像孩子般一路奔跑的夏天


長大了,我依舊喜歡看天。抬頭仰望時,總覺得可以很過分的擁有一個世界。喜歡白色的長椅,那是一種簡單而深刻的美。看陽光折射在閒散的樹隙裡,在長椅上侵染莫名的孤寂。那時候跑得再快,走得再遠,卻還是有原地踏步的無奈。就這樣帶著純粹的喜歡,靜靜走過了發呆的年紀。

很多時候的自己,明知道很多東西在失去之後就會回不來,可是依舊會執著於那些發黃的記憶。後悔了,然後原路返回,哪怕早已找不回那時候的感覺。為什麼,人總是在傷害與被傷害,那樣反反覆複的生活,每天上映著,旋轉著,一步一步,離開最初的軌道。多年以後,再看看當初幼稚的話語,開始羨慕從前的自己,童言無忌。那是可以盯著櫥窗裡漂亮的娃娃發呆的年紀,渴望的東西很多,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笑你。可是,我們都老了。那些初夏的麥田,離我們,真的很遠,很遠。

盯著發光的牆壁,回家的路上,踢著石頭,啃著快要融化掉的冰淇淋。期盼長大的感覺,很甜。不怕被時間拋棄,因為始終相信我跑得比它快。追著太陽,想像和時間賽跑。隨天氣變化的心情,像記憶中遙不可及的青藤,一路往上竄。光著腳丫跑在五公丈長的跑道上,一條短短的皮筋,拴住舍不得剪掉的頭髮。我被放飛了,和風箏一樣在空中眺望窗台。

這一年的我開始學會告別,告別在那樣炎熱而難忘的夏天。那些聽不出調卻仍令人感到難過的音樂,輕輕的蕩漾著,沒有最初想像的那般難以割舍,一張不甜的微笑,一句不暖的話語,下一刻我們如此坦然的擦肩而過。傻傻的呆在陽台上,看著每個人陌生的走過,彷彿不曾相識。害怕那種看破紅塵般的平靜,為什麼,我會在該難過的時候學會了不難過。

很想回去看看那棵常青的榕樹,它的枝椏下是不是還會有和我一樣的孩子,懵懂的盯著天空發呆,描繪未來的美好,那些不真實的故事裡會有一個你,會有一個我,福祉的在一起。我回頭了,想看看過去,想看看你。一個單薄卻不孤寂的背影,在清晰的雨幕裡,被小心翼翼的吹散。開始一點一點的變老,然後,一個人偷偷的懷念,偷偷的發脾氣。

這一年初夏的我,盯著冒泡的汽水,開始繞著整座城池奔跑,我,想學會尋找。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11月06日18:40

    在新疆遙遠的石河子

    今天上公選課又有陌生的同學問起︰“你是新疆石河子來的啊?你是怎么來的?新疆那邊通火車了么?”“哇﹗你好厲害,居然會用電腦啊﹗不是說新疆那邊沒有網吧的么?”我笑著回答︰“我一路坐駱駝從石河子到迪化再到北京,之後賣了駱駝買的火車票才過來的。在北京才知道有電腦這種東西的存在,我琢磨了一晚上才知道開機鍵是怎么用的,沒想到我天賦異稟一開機就會用了。”自黑自諷,不過如此。可是,對著那些沒有惡意的語言,又該怎樣才能嚴肅的告訴他們︰無論大至新疆,還是小至我的石河子,都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林肯大學

    說到新疆,很多人的第一回應應該就是迪化。迪化,的確是新疆最繁華的城市,很有現代西部的代表性。只是,對我來說,迪化也只是離得很近的大的城市罷了,並沒有多少的親近之情。我所懷念的,是迪化旁的那座綠色的小城──石河子,距離迪化僅有兩個小時的車程。
    我不想說石河子的歷史,不輝煌不偉大也不悠久,幾乎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它很小,但是很漂亮,是50年代人們在戈壁上開墾出的最美麗的風景(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就算是在今天,在戈壁上開墾出一個城市也不是件易事,更何況是在開國初,而且,我不否認我的個人情感在裡面)。


    石河子小,並不是自謙什麼,是真的很小,小到無論你到城市的那裡,只要你心情夠好,絕對可以慢悠悠散著步走到到達站。不用擔心公車太擁擠,不用擔心陽光太晒,自會有一路的樹蔭為你開道,涼爽而愜意。盛夏的陽光透過茂密的樹葉斑駁成一地的碎金,從從容容地踩著陽光,想起來就已經快要醉了。
    我想用綠洲來稱呼石河子,雖然這個詞有點太俗不可耐,太過於普通,但是這個詞還是適合石河子,因為它本來就不是什麼特殊的城市,不是著名的工業或者石油城市,也沒有什麼值得誇耀的光環加身,這樣的石河子其貌不揚,普普通通,卻透著盎然的生機。這裡有著滿城的綠色Canadian 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是的,綠色。這裡滿城的綠色,放在江南並無特殊,但在荒原的戈壁上,卻是能綠透人眼的。但凡有路,但凡有人,肯定就有樹,這應該算得上是石河子的一大特色了。樹雖多,卻也沒有什麼特色,在大城市裡街道旁紛紛佇立著高碩的法蘭西梧桐和香樟樹的時候,石河子的街道上卻滿是蘋果樹。我最喜歡的就是石河子的秋天,因為它有滿樹累累的蘋果和一樹一樹金黃得足以晃花人眼的葉子。這些道路旁的蘋果樹,它們擔負著綠化的責任,政府怕游人採摘弄壞了它,於是就不讓隨意採摘。但是,我小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還是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慫恿哥哥高高地跳起來給我摘那些綴在枝頭的蘋果們。那些蘋果真的跟這座城太搭調,很小,但是很可愛,最重要的是,它們很甜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在家的時候,石河子待夠了,幾乎它的每一寸我都走過了無數次,於是心裡惡狠狠地想著︰等我長大吧,長大了就出去,之後再也不回來了﹗之後,就到了現下,夢想成真了,我真的離開了那個小小的綠色的城,可是夢回輾轉間,卻又無數次夢到我回到那裡,踮高了腳尖去夠那滿樹的蘋果。
    石河子,我隔著4320千米的距離,在想你。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10月25日18:39

    等待能否順著心意

    天灰蒙蒙的,心情也是灰蒙蒙的,不知是我感染了天氣還是天氣感染了我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你所在的城市今日也在下著雨嗎?下雨時你又是什麼心情呢?是否每個人都會遇到讓你無法釋懷的事?花開半夏這是屬於你的日子,我們兩個站在彼此的對岸,誰也沒見過誰,但未來誰也說不準,沒人知道maybe的機率有多大。我在尋找著你,你卻還不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真的很難維持,往往好意卻被誤解,你也這樣過對吧?在我心情煩惱之時我在想如果是你你會如何解決,你會不置一談還是選擇解釋呢。你的笑容是我最大的動力,或許面對一切我也該學會坦然面對吧,畢竟誰也不誰的誰,多年之後回想這些只會讓自己覺得當初無知吧。

    我想我能理解當初你和伙伴的分道揚鑣時心情是如何了,人總是在經歷之後才學會成長,不知未來的我會經歷些什麼,是否還用勇氣站在你的面前,是否還懷有著年少心Canadian 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難過時我該怎么做呢?我曾問過自己︰你想要的是什麼?我記得當初的我選擇是自由,現下依然是自由。那麼你的選擇呢,我想知道。每次下雨天總會有些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出現,總是讓人措手不及,或許這也是一種鍛鍊吧,總是逼著人學會堅強。如果我站在你的位置,是否能將這一切都打點好呢,答案是不能,我也應該逼著自己去鍛鍊一下了,我想要的不是現下的我,我心中想要的結果不是這個,我想站在高處,我也會為之努力,我相信那一天離我並不遙遠。總有那麼一天我會站在和你同樣的高度俯仰人生,我能想像是什麼讓你堅持到現下,你會等我嗎?兩個完全相反的性格合得來嗎?就算合不來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就算今後沒有聯繫,你還是你,我還是我,那又有什麼關係,至少我曾努力的向你靠近過,在多年之後做夢時我仍會揚起我的嘴角,因為那是一個有你的美夢林肯大學

    有時候會對自己說我覺得你做人真失敗,也許這是一個事實,在多個方面比別人強的我卻不去向別人展現自己,但對這個事實我欣然接受,我要的不止這些,我想要一個更好的我,不想為別人而改變自己,只因那不是我了,我只想為自己而改變。多年的等待終不會白費,在未來總有一份大禮在等待我的接受,不管是含笑還是含淚我都無悔,只希望到時有你陪著。我幻想著幻想著我們見面的場景,每個地方、每個角落,每個有你的地方....

    你就是我的毒藥,讓我欲罷不能,戒不掉也不想戒,沒人知道我對你感情有多深,深到我的骨髓,你的味道早已融入我的血液,你就是我的罌粟。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09月25日18:13

    放緩的行程不再紛亂

    生命一場,如何解放?一片葉子黃了,如果卡在樹杈上,任風吹打都無法掉落在盡人皆知的歸宿──土地。這不是原本的模樣,自由是把凌亂的碎葉放逐殆盡,依山傍水。當天色漸沉,豪雨沖洗了大地,偶然打散了枝枝葉葉包括那片不盡完美的葉子,在風雨中放任飛舞,那時自由的生命才得完美。所有塵埃、土地守著它歸來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世界再紛亂,紅綠燈仍條理井然。走走停停,紅燈覆上憂傷後彷彿在提醒什麼。我站在十字路口,很久很久不知道該往哪邊走。斑馬線上出現有兩個白發斑斑的背影,相互扶持著過馬路,我的目光悄悄綻放。分享流嵐,這才是人間最福祉的事。於是我尾隨在後,穿過馬路才發現自己也有了方向。在任性的時候就唱一首簡單的歌,困住自己的心事便荒謬得一擊即碎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高山流水,星空藍天,路途的風光分外妖嬈,給人帶來更多的不是旖旎的詩意。我在五月天即將到來的地方留了影,雖然那些幽默只是一枕黃粱沒什麼大不了,但似乎沒有人能搶走這樣游離的思緒。變化一直很快,讓人覺得苦不堪言的不是歲月匆匆再也回不去,而是因為彷徨不知道如何抵達到達站。等待注定了孤獨,越來越漫長。轉角,如果看到了希望,在這飄渺如霧靄裡會多綻放一朵歌頌希望的笑顏中國踐行新經濟模式

    地下鐵站讓單程票永遠來回在軌道,穿梭不變的行程。是否它願意,我想帶一個離開,讓它喜歡外面的世界,但會讓它忍受分離。或許它深情,不願意丟棄原本生命的痕跡。地下鐵,讓人安靜的思考,除了慣性的前傾後倒,一切平穩安好。我輕輕回頭看身後到車尾的一列人,偶爾向左擺偶爾向右擺所以我能感覺到轉彎的方向。突然想起福祉是尾巴的故事,你想把它握在手裡時怎么樣也抓不住,當你決定放棄時它會牢牢在你後邊。呵呵,有時候不願放棄一些會得不到另一些,勇敢追求的東西卻總是不能擁有。苦苦納悶,就像納悶為什麼會有蚊子的存在一樣。我也只想說這只是個過程。

    人群有了扶梯的運送,就有了先上先到的順序。而如果是時光隧道的話,恐怕人人都想偷偷爭得下一階梯,我們都被收攬在時光裡,不會像走樓梯,可以慢一點點了。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08月09日17:54

    對擁有喜好的嚮往


    喜歡改變,喜歡行走,喜歡流浪,但卻永遠,我們束縛著,被生活。我們的生活,在別處生意轉讓

    很多時候,我都想像著,從此以後,我要擁有另一種生活。按自己的模式,自己的愛好,度過每一天,不因為規則的需要而忙碌,不因為他人苛求的評價而改變,每一天,都是自己的,可以閑看花開花落,可以靜聽雲卷雲舒。

    從國中到高中,從高中到大學,厭倦了每天兩點一線的日子,徒然奔波在教室與寢室之間,忙忙碌碌,總是後半夜才睡,上課、下課,在寢室裡消磨時間,上網、看小說,這樣的生活,平淡,卻不滿足,或許我們失去了對生活的熱情。也許我們忘了,忘了真正的我們,想要什麼。

    僅僅想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安靜,沒有紛爭,沒有暴力,沒有侵佔,不因為自己的利益去傷害別人,不因自己的野心去掠奪他人,不因自己的虛榮去欺騙別人。我們想要自由,遠離那些世俗的規則,那些無止盡的羈絆,我們都不滿足我們現下所擁有的生活,我們每個人都有一顆等待離開的心,我們遠行,我們尋找,只是我們走不出去。

    生活在別處,是法蘭西詩人蘭波用他一生去努力、去抓住的夢想,第一次,它被寫在巴黎大學的牆上,米蘭昆德拉透過他的小說把這句美麗的詩句讓世人皆知。第一次看到這句話就被感動了好久,書中的雅羅米爾是個詩人,對,詩人,他在那個禁錮而動盪的年代裡,有夢想,有追求,他充滿才華,但他的成長敏感而畸形。這不是他媽媽的錯,不是畫家的錯,更不是紅發姑娘的錯,只是這不是雅羅米爾想要的生活,所以他尋找、探索,他也想留下點什麼,即使那些已不再重要。他的死證明了,生命就像是野草。

    我們的這裡永遠是他們的別處,而他們的生活才是我們永遠向往的,至於他們的生活在那裡,則需要我們自己去尋找。中國有句話叫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住久了,看慣了,也失去了尋找美的感覺,潛移默化中,我們接受了這種規則,我們開始千篇一律,我們開始年複一年houses for sale in brazil

    遠山蒼茫,涉水而過的行人依稀背起了行囊,我們的生活在別處漂泊,但愿,彼岸花開。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07月20日23:05

    年齡大了變得懷念從前

    校服
    從前的從前,我們夢想著長大,想像著逃脫老師的管教、游出題海,逃出書山;脫掉那隨著四季輪回的校服。現下的現下,我們才發現學校、學習是多么令人向往的字眼,那只有大掃除才能真正顯現價值的校服是多么溫馨的回憶Wedding planning course

    從前的從前,我們可以閉著眼睛、捂著耳朵,卻能發出內心的吶喊;現下的現下,我們豎著耳朵、睜大眼睛,發出的卻都是違心的話語。

    從前的從前,再深的矛盾再大的誤解一個紙條加上一個笑臉變都會化解;現下的現下,沒有明晰的矛盾抑或誤解,卻感覺親密不再如初。才恍然明白︰漸行漸遠的不僅僅是夢想,還有情感。

    從前的從前,我們幼小的心充滿了惆悵和疑惑,我們喜歡強說愁,享受無數共鳴帶來的慰藉,現下的現下我們不是少了感傷,而是多了無奈,不是沒有情緒,而是懂得掩埋。

    從前的從前,我們厭惡虛偽、反感逢迎,同樣的軀殼中卻是一刻棱角分明的心;現下的現下,我們同樣厭惡虛偽,卻要把自己偽裝,我們也反感逢迎,卻不得不奉上溢美之詞,漸漸的,我們的言語也被貼上了世俗的標籤、我們的所作所為也多了令人無奈的所謂的成熟的味道Claire Hsu

    從前的從前,我們站在彼此的身邊,可以一起哭、一起笑,即使沒有言語,心還是相依;現下的現下,我們仍舊站在原地,卻再也望不到彼此的身影,不是我們遠離,而是我們身邊多了重重地關係,以至於掩蓋了之前的交集。

    從前,我們有煩惱,現下我們有憂愁,卻愈加懷念那一去不複返的年少時光。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06月28日18:37

    單戀的男孩和女孩

    秋
    秋色已深,夕陽倚在遠山腰,遠山臥在暮色中。 男孩裹著風衣,走在金灰色的甬路上。 他的影子越拖越長,似乎想掙脫出身體,飛去一個不知道的地方。
    男孩本不會吸煙,但現下他的指間,卻正夾著一只煙。如果有酒,或許,此時他也已醉了。雖然,他也並不會喝酒。 他向來是一個不願委屈自己的人,所以他一直很快樂。然而如今,他剩下的只有寂寞。 一個人能夠委屈自己,通常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他的心已死,一種則是他的心已被另一個人俘虜。 而一個人如果感到寂寞,通常也便是意味著他的心已被另一個人佔據了。 金紅色的晚霞像是情人嬌羞的臉頰,而習習的秋風正似醉了的痴心人。 暮光投在路邊的噴泉池中,瞬間變得支離破碎,就成為萬千雙醉了的痴心人的眼。 男孩盯住那池水,眼前幻化出了一雙烏黑的眸子。 然後,他好似被這池水中的萬千雙眼迷的醉了,便慢慢地挪過去,生怕驚動什麼似的,小心的坐在石階上。 他遇見女孩時,豈非也正是在這裡? 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她的眸子豈非正像此時的池水? 為什麼還是不見她的身影? 夜已深,路燈射出的光映在男孩的後背,而他的影子,便在這時緊緊擁抱住了那一池的秋水。
    在這幻象彌漫的秋夜,他痴痴地睡了一場春夢。
    午後,艷陽天。天氣很暖,暖得讓人想偷偷地笑。 女孩沒有笑,她甚至還有一點冷。 她把衣領緊了緊,輕輕的咳了幾聲。
    她的烏黑而閃爍的眸子正望著那池秋水。 陽光撒在水面,池子裡便忽然生出了千萬雙明亮的眼睛,一齊把目光投向了女孩。
    就如同情人相互的凝望。 她遇到男孩時,那情景豈非也正是這樣? 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他的雙眼是不是也如這池水一般明亮? 他再沒來過么?為什麼還是不見他的目光?
    女孩的臉頰忽然升起了一片緋紅,就如同暮色中那片晚霞。
    她似乎想去池邊坐一會兒,但遲疑著看著天色,終於還是走了。 秋日,秋夜,秋已過。這浪漫的季節留在校園裡的,原來不過是兩行孤獨的腳印。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06月28日1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