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りば

  生活・暮らし 生活・暮らし  日野市 日野市

像孩子般一路奔跑的夏天


長大了,我依舊喜歡看天。抬頭仰望時,總覺得可以很過分的擁有一個世界。喜歡白色的長椅,那是一種簡單而深刻的美。看陽光折射在閒散的樹隙裡,在長椅上侵染莫名的孤寂。那時候跑得再快,走得再遠,卻還是有原地踏步的無奈。就這樣帶著純粹的喜歡,靜靜走過了發呆的年紀。

很多時候的自己,明知道很多東西在失去之後就會回不來,可是依舊會執著於那些發黃的記憶。後悔了,然後原路返回,哪怕早已找不回那時候的感覺。為什麼,人總是在傷害與被傷害,那樣反反覆複的生活,每天上映著,旋轉著,一步一步,離開最初的軌道。多年以後,再看看當初幼稚的話語,開始羨慕從前的自己,童言無忌。那是可以盯著櫥窗裡漂亮的娃娃發呆的年紀,渴望的東西很多,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笑你。可是,我們都老了。那些初夏的麥田,離我們,真的很遠,很遠。

盯著發光的牆壁,回家的路上,踢著石頭,啃著快要融化掉的冰淇淋。期盼長大的感覺,很甜。不怕被時間拋棄,因為始終相信我跑得比它快。追著太陽,想像和時間賽跑。隨天氣變化的心情,像記憶中遙不可及的青藤,一路往上竄。光著腳丫跑在五公丈長的跑道上,一條短短的皮筋,拴住舍不得剪掉的頭髮。我被放飛了,和風箏一樣在空中眺望窗台。

這一年的我開始學會告別,告別在那樣炎熱而難忘的夏天。那些聽不出調卻仍令人感到難過的音樂,輕輕的蕩漾著,沒有最初想像的那般難以割舍,一張不甜的微笑,一句不暖的話語,下一刻我們如此坦然的擦肩而過。傻傻的呆在陽台上,看著每個人陌生的走過,彷彿不曾相識。害怕那種看破紅塵般的平靜,為什麼,我會在該難過的時候學會了不難過。

很想回去看看那棵常青的榕樹,它的枝椏下是不是還會有和我一樣的孩子,懵懂的盯著天空發呆,描繪未來的美好,那些不真實的故事裡會有一個你,會有一個我,福祉的在一起。我回頭了,想看看過去,想看看你。一個單薄卻不孤寂的背影,在清晰的雨幕裡,被小心翼翼的吹散。開始一點一點的變老,然後,一個人偷偷的懷念,偷偷的發脾氣。

這一年初夏的我,盯著冒泡的汽水,開始繞著整座城池奔跑,我,想學會尋找。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11月06日18:40

    コメントを書く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this->translate->_('削除')?>
    像孩子般一路奔跑的夏天
      コメント(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