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りば

  生活・暮らし 生活・暮らし  日野市 日野市

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たまりば運営事務局. at

年齡大了變得懷念從前

校服
從前的從前,我們夢想著長大,想像著逃脫老師的管教、游出題海,逃出書山;脫掉那隨著四季輪回的校服。現下的現下,我們才發現學校、學習是多么令人向往的字眼,那只有大掃除才能真正顯現價值的校服是多么溫馨的回憶Wedding planning course

從前的從前,我們可以閉著眼睛、捂著耳朵,卻能發出內心的吶喊;現下的現下,我們豎著耳朵、睜大眼睛,發出的卻都是違心的話語。

從前的從前,再深的矛盾再大的誤解一個紙條加上一個笑臉變都會化解;現下的現下,沒有明晰的矛盾抑或誤解,卻感覺親密不再如初。才恍然明白︰漸行漸遠的不僅僅是夢想,還有情感。

從前的從前,我們幼小的心充滿了惆悵和疑惑,我們喜歡強說愁,享受無數共鳴帶來的慰藉,現下的現下我們不是少了感傷,而是多了無奈,不是沒有情緒,而是懂得掩埋。

從前的從前,我們厭惡虛偽、反感逢迎,同樣的軀殼中卻是一刻棱角分明的心;現下的現下,我們同樣厭惡虛偽,卻要把自己偽裝,我們也反感逢迎,卻不得不奉上溢美之詞,漸漸的,我們的言語也被貼上了世俗的標籤、我們的所作所為也多了令人無奈的所謂的成熟的味道Claire Hsu

從前的從前,我們站在彼此的身邊,可以一起哭、一起笑,即使沒有言語,心還是相依;現下的現下,我們仍舊站在原地,卻再也望不到彼此的身影,不是我們遠離,而是我們身邊多了重重地關係,以至於掩蓋了之前的交集。

從前,我們有煩惱,現下我們有憂愁,卻愈加懷念那一去不複返的年少時光。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06月28日18:37

    單戀的男孩和女孩

    秋
    秋色已深,夕陽倚在遠山腰,遠山臥在暮色中。 男孩裹著風衣,走在金灰色的甬路上。 他的影子越拖越長,似乎想掙脫出身體,飛去一個不知道的地方。
    男孩本不會吸煙,但現下他的指間,卻正夾著一只煙。如果有酒,或許,此時他也已醉了。雖然,他也並不會喝酒。 他向來是一個不願委屈自己的人,所以他一直很快樂。然而如今,他剩下的只有寂寞。 一個人能夠委屈自己,通常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他的心已死,一種則是他的心已被另一個人俘虜。 而一個人如果感到寂寞,通常也便是意味著他的心已被另一個人佔據了。 金紅色的晚霞像是情人嬌羞的臉頰,而習習的秋風正似醉了的痴心人。 暮光投在路邊的噴泉池中,瞬間變得支離破碎,就成為萬千雙醉了的痴心人的眼。 男孩盯住那池水,眼前幻化出了一雙烏黑的眸子。 然後,他好似被這池水中的萬千雙眼迷的醉了,便慢慢地挪過去,生怕驚動什麼似的,小心的坐在石階上。 他遇見女孩時,豈非也正是在這裡? 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她的眸子豈非正像此時的池水? 為什麼還是不見她的身影? 夜已深,路燈射出的光映在男孩的後背,而他的影子,便在這時緊緊擁抱住了那一池的秋水。
    在這幻象彌漫的秋夜,他痴痴地睡了一場春夢。
    午後,艷陽天。天氣很暖,暖得讓人想偷偷地笑。 女孩沒有笑,她甚至還有一點冷。 她把衣領緊了緊,輕輕的咳了幾聲。
    她的烏黑而閃爍的眸子正望著那池秋水。 陽光撒在水面,池子裡便忽然生出了千萬雙明亮的眼睛,一齊把目光投向了女孩。
    就如同情人相互的凝望。 她遇到男孩時,那情景豈非也正是這樣? 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他的雙眼是不是也如這池水一般明亮? 他再沒來過么?為什麼還是不見他的目光?
    女孩的臉頰忽然升起了一片緋紅,就如同暮色中那片晚霞。
    她似乎想去池邊坐一會兒,但遲疑著看著天色,終於還是走了。 秋日,秋夜,秋已過。這浪漫的季節留在校園裡的,原來不過是兩行孤獨的腳印。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06月28日1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