たまりば

  生活・暮らし 生活・暮らし  日野市 日野市

在新疆遙遠的石河子

今天上公選課又有陌生的同學問起︰“你是新疆石河子來的啊?你是怎么來的?新疆那邊通火車了么?”“哇﹗你好厲害,居然會用電腦啊﹗不是說新疆那邊沒有網吧的么?”我笑著回答︰“我一路坐駱駝從石河子到迪化再到北京,之後賣了駱駝買的火車票才過來的。在北京才知道有電腦這種東西的存在,我琢磨了一晚上才知道開機鍵是怎么用的,沒想到我天賦異稟一開機就會用了。”自黑自諷,不過如此。可是,對著那些沒有惡意的語言,又該怎樣才能嚴肅的告訴他們︰無論大至新疆,還是小至我的石河子,都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林肯大學
在新疆遙遠的石河子
說到新疆,很多人的第一回應應該就是迪化。迪化,的確是新疆最繁華的城市,很有現代西部的代表性。只是,對我來說,迪化也只是離得很近的大的城市罷了,並沒有多少的親近之情。我所懷念的,是迪化旁的那座綠色的小城──石河子,距離迪化僅有兩個小時的車程。
我不想說石河子的歷史,不輝煌不偉大也不悠久,幾乎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它很小,但是很漂亮,是50年代人們在戈壁上開墾出的最美麗的風景(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就算是在今天,在戈壁上開墾出一個城市也不是件易事,更何況是在開國初,而且,我不否認我的個人情感在裡面)。


石河子小,並不是自謙什麼,是真的很小,小到無論你到城市的那裡,只要你心情夠好,絕對可以慢悠悠散著步走到到達站。不用擔心公車太擁擠,不用擔心陽光太晒,自會有一路的樹蔭為你開道,涼爽而愜意。盛夏的陽光透過茂密的樹葉斑駁成一地的碎金,從從容容地踩著陽光,想起來就已經快要醉了。
我想用綠洲來稱呼石河子,雖然這個詞有點太俗不可耐,太過於普通,但是這個詞還是適合石河子,因為它本來就不是什麼特殊的城市,不是著名的工業或者石油城市,也沒有什麼值得誇耀的光環加身,這樣的石河子其貌不揚,普普通通,卻透著盎然的生機。這裡有著滿城的綠色Canadian Chartered 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是的,綠色。這裡滿城的綠色,放在江南並無特殊,但在荒原的戈壁上,卻是能綠透人眼的。但凡有路,但凡有人,肯定就有樹,這應該算得上是石河子的一大特色了。樹雖多,卻也沒有什麼特色,在大城市裡街道旁紛紛佇立著高碩的法蘭西梧桐和香樟樹的時候,石河子的街道上卻滿是蘋果樹。我最喜歡的就是石河子的秋天,因為它有滿樹累累的蘋果和一樹一樹金黃得足以晃花人眼的葉子。這些道路旁的蘋果樹,它們擔負著綠化的責任,政府怕游人採摘弄壞了它,於是就不讓隨意採摘。但是,我小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還是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慫恿哥哥高高地跳起來給我摘那些綴在枝頭的蘋果們。那些蘋果真的跟這座城太搭調,很小,但是很可愛,最重要的是,它們很甜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在家的時候,石河子待夠了,幾乎它的每一寸我都走過了無數次,於是心裡惡狠狠地想著︰等我長大吧,長大了就出去,之後再也不回來了﹗之後,就到了現下,夢想成真了,我真的離開了那個小小的綠色的城,可是夢回輾轉間,卻又無數次夢到我回到那裡,踮高了腳尖去夠那滿樹的蘋果。
石河子,我隔著4320千米的距離,在想你。


  • Posted by brave. at 2013年10月25日18:39

    コメントを書く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在新疆遙遠的石河子
      コメント(0)